【粥游京城】法源寺——四九城里的小眾秘境

【粥游京城】法源寺——四九城里的小眾秘境

  • 出發時間 / --
  • 人均費用 / --
  • 出行天數 / --
  • 出行座駕 / --
  • 旅行標簽 / 遺址古跡
  開啟2020中老年逛公園模式,順便試試新敗的俄羅斯魚眼頭。。第一站:法源寺——四九城里的小眾秘境,漢語佛學重地,不悲不喜,我今天另一個目的來是想擼貓的,結果傳說中的貓一只都沒見到,可能天氣太冷的原因吧,等開春了再來!btw,這個16mm/f2.8俄羅斯魚眼,還是挺驚艷的,700塊錢能出這么高的銳度,值了!

坐地鐵四號線到菜市口,然后d口也就是西南口出來,然后往南走一個爛漫胡同,走到南橫西街往西一拐,再往北走一個胡同進去就看到了法源寺的正門,當然了,我是掃了一個共享單車騎過來的,所以不覺得很遠,和其他大多數公園一樣,這里也是免收門票的,直接進去就行了。
法源寺
進來沒多遠,就看到了這個鐘樓是傳統的鐘樓的樣子,下面的門緊鎖著,也看不到什么東西,只是行墻的下面已經退掉了。顏色整體還是保留的很好。
法源寺
我是比較喜歡這種保存的,比較完好,又看不出什么更新痕跡的古建筑。
法源寺
拍著拍著一個小沙彌,從我眼前路過,還扭頭看了我一眼,然后匆匆離去
法源寺
魚眼鏡頭的好處就是幾乎不用對焦,只要端穩了,端平了,然后所有視野里的東西都能拍清楚
法源寺
因為是小眾景點,所以進來的游客并不是很多,三三兩兩的
法源寺
正門看到的一個大香爐,看上去就非常的沉重大氣,這個應該是現代的,因為上面寫著北京兩個字
法源寺
再往前走就是天王殿了,天王殿并不大,但是門口的獅子非常的有看點,好像是青銅質地的造型,細節特別復雜,不同以前的石獅子那些的比較簡單,這只踩繡球的是雄獅,而踩小獅子的是母獅。
法源寺
殿內就不進去拍照了
法源寺
法源寺的碑林相對于之前去過的五塔寺的碑林就是小巫見大巫了,一是規模小,二是幾乎都沒有什么名氣
法源寺
陽光斜射在紅墻上,影影綽綽的樹葉,很是漂亮
法源寺
千年古樹,你見證了多少悲歡
法源寺
只有這只永遠一個表情的赑屃守望著你:老樹,過年好呀。
法源寺
碑文是保留久遠的歷史見證,當然了,我更喜歡的是這書法,秀美,卻充滿力量。
法源寺
古代工匠繪制的各種好看的圖案。
法源寺
側門看到這樣一件廂房,我只曉得“堂客”在湖南話里是老婆的意思,一打聽才知道這里原來是用于招待各地過來掛單的僧侶,包括管理寺廟內部的事物。現在改為僧舍,客堂則移至韋陀殿旁邊。
法源寺
法源寺這個千面毗盧佛,相對于之前去過的正定隆興寺的千面毗盧佛,簡單了很多,隆興寺的是三層,每一層都有四個佛,而法源寺這個是簡單的兩層。
法源寺
仔細看上面的小佛的雕工好像也不如隆興寺的那個,但是感覺體積要稍大一些。
法源寺
每一個古董都有魅力的一些細節,就像這個香爐的底部,真是暗藏玄機。
法源寺
八九點鐘的太陽,真是比十一二點的太陽美麗。
法源寺
千年古剎的每一個角落都有他獨到的美,不是嗎?
法源寺
法源寺
一直走到最北面是藏經樓,藏家樓前有一個不大的廣場,這個小樓是廣場南面的。
法源寺
藏經樓前有幾個在念經打坐,就沒有拍照片,只聽他們一直在重復著一句經文。
法源寺
走到藏經樓也就到頭了,里面進不去,到這里魚眼鏡頭拍完了,再拿出長焦拍一下吧,各種可以雕琢的細節盡收眼底。
法源寺
房檐上的脊獸,當然比不上故宮啦。
法源寺
法源寺
法源寺
法源寺
院里各種歲月雕刻下的古代印記。。
法源寺
院里各種歲月雕刻下的古代印記。。
法源寺
院里各種歲月雕刻下的古代印記。。
法源寺
已經面目全無
法源寺
法源寺
法源寺
小到一個石墩都這么有味道
法源寺
法源寺
木魚是法源寺的標志性物件,古人說,因為魚在水中不停游動,從不懈怠,敲木魚有警示僧眾晝夜不忘修行之意。
法源寺
一直喜鵲~~喜鵲,也有稀缺的音譯,看到了喜鵲也就看到了世界。
法源寺
法源寺
嘿嘿,怎么又是這個小沙彌,這次沒有發現我吧?就顧著自己刷手機呢。
法源寺
法源寺
古建筑上最多的動物,龍
法源寺
  {后記}據說四月來法源寺賞丁香,是京城一大盛事,所以,待四月丁香花開之時,我一定會再次赴約,也希望到時的疫情已經轉好,不再肆虐人間了。
  摘抄一些網絡上法源寺的相關資料,感興趣的朋友可以看看: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法源寺位于北京宣武門外教子胡同南端東側,建于唐太宗貞觀十九年(公元645年),唐朝貞觀年間,李世民東征高麗,說要為隋朝戰死的將士們復仇,結果和楊廣一樣,不克而返,還在路上凍死了幾千人。路過幽州,李世民大為后悔,設壇祭祀死者,詔令建憫忠寺。但回到長安沒幾年就去世了,寺沒建成。直至武則天萬歲通天元年(696年),才最終建成,賜名“憫忠寺”。

到了唐玄宗,安祿山和史思明先后節度幽州,安祿山在憫忠寺的東南角建過一座高十丈的塔,兩年后謀反,死在兒子安慶緒手下。史思明也在憫忠寺西南角建了一個塔,他后來被兒子史朝義殺死。武宗毀佛的時候,幽州一帶獨留憫忠寺,原因不難推測,寺是自己的祖爺爺和老奶奶建的,而且它不是簡單的寺院,祭祀死難忠魂之地,類似于云南騰沖的國殤墓園。

唐朝時期的憫忠寺,毀于一場大火。現在我們能看到的只剩下了史思明一塊殘碑。

遼代時候重修憫忠寺,進入寺門之后,能看到一棵大白皮松(原有兩棵),已經千歲高齡,就是遼代種下的。到了北宋末期,徽欽二帝被俘,有段時間宋欽宗趙桓就被囚禁在憫忠寺,金國的狼主們倒真會挑地方。一次完顏亮召集打馬球,逼著文弱的宋欽宗上馬參賽,結果跌下馬背,被踐踏而死。

北宋滅于金,南宋滅于元,南宋淪亡之后,大臣謝枋得隱居深山,結果被強行抬出來入仕,從南方押到元大都,也就是北京,住在憫忠寺里。謝枋得讀寺里碑文,讀到曹娥碑,深有所悟,“小女子猶爾,吾豈不若汝哉!”絕食而死,在歷史上刻下了名字。而他的戰友文天祥,慷慨就義于離憫忠寺二里地的菜市口,當時還叫柴市口。

轉眼之間,明朝也到了末期,這次憫忠寺接待的大人物是袁崇煥。袁崇煥被朱由檢凌遲于菜市口,愚民飲其血食其肉,止剩尸骨和頭顱。一位佘姓義士冒死收殮袁崇煥的頭顱,連夜進入憫忠寺,懇求法師為袁崇煥超度,然后偷偷葬于廣渠門附近。

清代憫忠寺的名字,被雍正改成了法源寺,乾隆四十三年(1778年),法源寺再次整修,竣工后乾隆親自來到這里、御書“法海真源”匾額賜寺,此匾至今仍懸掛在大雄寶殿上。

清未民初,維新變法時,就是李敖的《北京法源寺》里描寫的,康有為、譚嗣同、梁啟超在法源寺里策劃了公車上書和戊戌變法,譚嗣同死前曾到法源寺,和方丈談禪論佛。變法失敗后,戊戌六君子被殺,傳說,是當時京城大俠大刀王武,將譚嗣同等人的尸身偷運并停放在這里。這些是李敖考證的,真實性存疑,不過可以確定的是,譚嗣同就義之地,仍然是距離法源寺二里地的菜市口。

縱觀中國歷史變遷,法源寺總會在歷史的長河中顯蹤露影,于是,李熬寫下《北京法源寺》。
同乐城188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